教育的终极目标:帮孩子成为他自己!樊登小读者创始人说
    时间:2020-01-10 11:18:12

    我是樊登小读者创始人肖宏文,我有两个孩子,老大上五年级,老二上幼儿园中班,所以在家长这个身份上,我和大家是同事。


    image.png


    我从小就是个脸皮薄的人,自觉也不是什么做生意的料。但做小读者这两年,感觉脸皮越来越厚,各地奔走,为品牌打广告!本是一介读书人,给小朋友荐书、讲书,还要收费,真是斯文扫地呀!


    但现在越讲越理直气壮了,倒不是因为真的厚脸皮,而是我越来越觉得阅读这件事的意义之大,可以不用计较个人的脸面了!

     

    我们家是个老师家庭,爸爸、姐姐、弟弟都是老师,一家子的肖老师,在一起聊得最多的还是教育。这两年,在各地讲座,被问到最多的也是教育问题。我也是两孩的爸爸,我也会常常想,孩子未来会是什么样子?怎样才能帮助他呢?


    我们做家长大概会在孩子小时候畅想一下,他未来会是谁呢?科学家、画家、工程师、歌手,甚至宇航员……


    我们会为他提供最好的学习条件,最好的后盾,但一切都会变的……

    教育孩子的目标


    我们在孩子小时候,一般要求都比较低,比如我们对弟弟说:你只要快乐、健康就好!但对小学生的姐姐就不行了,经常半开玩笑半正经地说:不怕花钱不怕陪,目标就是考清北!搞得弟弟一脸懵,我为什么不用考清华北大!姐姐就很同情地看着他说:你呀,还是太年轻了!

     

    所以,我们经常对孩子这样,不上学挺好,爱呀,温柔呀,陪伴呀!一上学嘴脸全变。


    目标:上好大学!

    实现手段:从小抓起!


    就是那个万恶的“不要输在起跑线上”,报班,刷题,报更多的班,刷更多的题!这就典型的“以前叫人家小甜甜,现在叫人家牛夫人!”孩子大了,我们对孩子的要求变了……

     

    很多家长会解释说:这样做有问题吗,大家不都这样嘛!我们又不是富贵人家,不上好大学,孩子能干啥?孩子上好大学就能找到好工作,有了好工作不就意味着收入、房子、找对象这事不都解决了吗?你说我们养孩子图个啥?不就这点要求。

     

    甚至以上说法,也是有理论支撑的,今年有一本书叫《爱、金钱和孩子》(预告一下,樊老师会讲),是美国西北大学和耶鲁大学两位经济学教授的专著,他们研究全球各国的育儿模式演变后发现:


    育儿模式跟教育回报率高度相关,中美两国都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,美国上过大学的平均收入是没上过大学的人的两倍,所以都倾向采用密集型,也就是虎妈虎爸、直升机父母。生活的关键词就是学区房、辅导班、一对一。而北欧国家则不然,以瑞典为例,他们上过大学的人也就是没上大学人的1.2倍,所以这些国家多采用放养式教育。


    看到这儿,大家也许就舒一口气,你看连经济学家都这么说,选择没错吧?但作者也并不推崇什么密集型教育,因为这只是父母的选择,因为这会伤害孩子的思考和想象力。


    image.png


    上了好大学是否就人生成功

     

    且听我来捋一捋,问几个问题:

     

    第一:上名校就能找到好工作吗?


    不抬杠,我知道大概率如此,但你知道名校的孩子也是分层的,到名校去招聘,成绩单已经是次要的,好几轮的笔试、面试,更多会考察性格、领导力、团队精神等等,这些好东西是大学培养出来的吗?


    ——有多少人因为只会学习上了名校,各种表现极差,又被社会否定呢?

     

    第二,找到好工作就能干得好吗?


    你知道试用期淘汰率也很高,那些好工作的流动率也很高。


    ——有多少人找到了短暂的第一份好工作,后来又连连找工作?

     

    第三:干得好就幸福吗?


    这是最要命的一个问题。有多少人上了好大学,找到了好工作,也干得还不错,但是那个工作根本没有给他足够的人生意义。给小读者拍片的有位导演,家族是律师行业,所以,他被迫学了法律,当了律师,但他对律师毫无兴趣,干了几年,父母终于再也没力量管了,转行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影视领域,才华毕现!


    ——有多少人一辈子听从了父母的安排?有多少人在成年后才有了自己的话语权?有多少人一辈子郁郁寡欢?

     

    我们做父母的,难道有谁想让孩子变成那个“有多少人”吗?我们看着他呱呱坠地,从粉嘟嘟的小婴儿长成一个超过自己的“小魔兽”,难道我们要亲手送他们到低情商、不抗压、不幸福的人生结局吗?

     

    虎妈虎爸方式就能上名校吗

     

    虎妈虎爸的方式就一定能上名校?未必!

     

    概率上说,好大学就那么多,我们做父母的恐怕都是学区房、辅导班毫不含糊,但显然,并不是所有这个模式培养的孩子都能上名校。


    可见,这样的报班刷题也是赌博。那这样的赌法是不是成功率就高一点呢?我看未必……

     

    我有位出版界的大咖朋友,她家孩子的遭遇可谓典型。出版界的大咖,自然眼界开阔,上小学前就是读书、周游世界地玩。


    但一上学就麻烦啦:班主任约谈,你家孩子基础太差!听清了,一年级的孩子,基础太差?这就是个现实版的笑话,因为大把的孩子都提前学了,学英语、加减法、拼音、认字、数学思维,所以她那个玩的孩子可不基础差嘛。好在父母很坚持,没有报什么班,一二年级成绩的确不怎么样,但三四年级很快就成了学霸。


    为什么很多玩的孩子能弯道超车呢?

     

    我们都知道一个词叫拔苗助长,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也是根苗。有人就反驳了,什么拔苗助长,净瞎说,学了就比没学强,就拿认字来说,你看,以前不认识,现在学了就认识了!关于认字这件事,因为事关阅读,我还真研究过,学者们的结论是:


    第一,的确有孩子对文字敏感,认字早。

    第二,大脑有语言中枢,但没有阅读中枢,阅读需要学习,而且是很多脑区合作完成,不同脑区合作需要依靠神经髓鞘形成,在角回区髓鞘成形之前,认字是一件很难的事。


    一般来说,孩子都是在5-7岁髓鞘才基本完成。如果你不顾孩子的生理成熟度强硬超前认字,没错,当时认字的确比别人强,但到三年级之后,别人的孩子都认字后,反而比早认字孩子的阅读能力更强。

    image.png

    为什么会这样呢?


    第一,我们神经元的髓鞘像根电线,没有成形的髓鞘就像一根裸露的电线,连接起来很困难,而且也很难保证它不断掉。而成熟的髓鞘就像包了皮的电缆,粗大,结实,安全。也就是说5岁之后认字事半功倍,5岁之前孩子折磨,家长糟心。您也别着急,5-7岁,一到孩子5岁生日,马上就认字,专家说是5-7岁,因人而异,所以静待花开就好了。


    第二,如果认字是强迫的,那孩子就对阅读建立起痛苦的联系;如果是开心的、充满成就的,那孩子就对阅读建立起愉快的联系。所以,你看认字早的孩子反而不如普通孩子更喜欢阅读。我在各地讲座都会强调:不要用阅读伤害阅读,道理就是这样。

     



    我家两个孩子就是两类典型,老大2岁多就认识很多字,还不怎么会说话时就让我抱着去看人家的门头、春联,很早就认识很多字;二宝呢,就是个爱跑爱闹的风一般的小子,对认字毫无兴趣。


    如果我要用大宝去套二宝,强迫他认字,不认识就用姐姐的事嘲讽他,会有两个负面影响:


    第一,我会浪费二宝宝贵的成长资源,他没有时间玩,他不能通过游戏来成长,就不能给自己裸露的电线包上皮;

    第二,我的负面评价会伤害孩子的自尊心!

     

    拔苗助长的危害就是这样!孩子倒不会被你从生理上拔死了,但拔得狠的,可能把孩子精神成长那个苗给拔死了。所以,我们为人父母的,真的要检视一下我们做了多少拔苗助长的事。对农夫来说,今年拔错了苗明年还能从头再来。但我们做家长的,就那么一根苗两根苗,拔错了对孩子就是伤害,而且这个伤害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   

    再说上名校,闭着眼睛想想,我们那些曾经考名校的同学,那些别人家的孩子,有几个是报班刷题的?在这儿我小小地“吹嘘”一下自己:


    我当年也算个小学霸,一个十八线县城的高考状元,那会比我刻苦的同学少说也有一半多。但是为什么他们没有我考得好?是因为聪明?可能有点。


    但我更觉得是学习的成就感:搞定一道难题就跟爬上一座山一样,爽!

     

    为什么那么多刻苦的同学缺少成就感?它跟目标设置有关:我得学到几点?我得做完几套题?这都是“量”的问题。学习是一个高度的精神活动,你却跟搬砖一样要求它,它能有趣吗,有激励意义吗?如果是搞定难题,就能跟同学吹吹牛,那么学习就是一件苦中作乐的事。

     

    也有父母就会说,我想这样吗?我不也是被逼的,都是被教育逼的!

     

    功利的教育

     

    那好,我们就来说说教育,找一个典范来对照下。我们知道以色列是人均读书最高的国家,一年人均读书60多本,是我国人均的10多倍。再看看人家的成果,犹太人至今有189位诺奖获得者,以色列1948年建国,至今已有12位诺奖获得者。厉害吧,弹丸小国,有这样的成就,自然跟它的教育体系是分不开的。

     

    以色列的教育从小非常自由,小学基本只上半天课,剩下半天就自由活动,而

    推荐新闻